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晗情爱默

生命如歌

 
 
 

日志

 
 
关于我

最远的旅行,是从自己的身体到自己的心,我以旅行为我的修行,用以探求未知的自己,生命如歌。

网易考拉推荐

旅游的理想与兴味  

2007-10-24 15:29:40|  分类: 我在我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小长在一个小镇。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镇上遍布了中央直属企业和省直企业,那些个操着或北腔或南调的外省人,每年候鸟般地例行返乡,给小镇带来经济和文化的更新。我的对于外部世界的向往,大约是始于那个时候。

因此有了学龄前的随父北京天津出差游,那是死缠硬磨的成功体现,而记忆中除了北海公园和天安门前画在地上固定照相的脚印、商店里宽宽的扎头绸带和漂亮的花手绢外,最为难忘的是住在曲里拐弯的小胡同(父亲朋友家)里的居民生活了:每天带着小板凳,跟小朋友们去居委会听故事。也许是住在单位大院的缘故,到学生时代结束也再未有机会参加过居委会的任何活动,而至今也未曾听说过本地居委会(或街道办)有组织类似活动。首都的小朋友啊!

小学期间,由于周边上海知青的存在,吃上海产的牛奶糖,穿上海买的新衣服,存上海的彩塑卡片,使得都市给我的映象逐渐具体起来。因此在三四年级时,在心底有了一个自以为缥渺但却主题明确的思想:长大如果能去趟上海就好了。回想起来,相对于作文上经常抒发的做一个“科学家”、“人类灵魂工程师”等理想来说,这应该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可实现梦想了。

也许这些入骨的渗透,让我在很早就渴望高飞和远离,以至于在离家的第一个星期,同宿的女生掩被偷泣的时候,我却在为获得自由而暗自欣喜。所以,游览是必然的,看喧嚣的城市、闻乡村的气味,甚至暗夜的繁星和汩汩地溪流,在那个诗意的年龄和纯真的心里,都有无尽地感想。遗憾的是,学生年代,依附的心理和羞涩的钱包是双腿的羁绊,游历的也只是周边小城和返校铁路线上的中转城市,收获的也多是眼底城市的繁华和胃中各色的小吃。印象最深出行最远的是游西宁的塔尔寺,对那里浓重的酥油味和红衣喇嘛,在日后的回忆中反复咀嚼,津津乐道如祥林嫂,只是照片上那个女孩穿着藏服在阴霾的天空下,疲倦着一张笑脸,像足一个藏民。

终于工作了!小学梦想在第一年即得以实现,并且有机会住进上海人的棚户房,也就对大都市的繁荣与破败有了体会和理解。然后就一发不可收了:向东南、向西南、向东部延海、向正南...看足了风景秀美,品尝了鲜活海味,积淀了历史文化,感受了节奏吸纳了时尚,转而一路向西,向最大的省域,向最自然向最民俗――靠近。对于旅游的态度和认知,也由最初的同龄结伴挤火车卧汽车纯自助,发展到家庭双飞跟团,以至到近年自驾的随心所欲,甚或苗头初露的徒步自助――生活是愈来愈如意了,而精神却随着生活的历练愈是向往纯真了。

郭冬临曾有一个经典小品:一个瞎子问路,向左转向左转,转回到原地。旅游何尝不是如此呢,自行车-火车-飞机-汽车-徒步,心飞越高山跨过江河,望白鹭上青天,看黄河入海流,闻猿声啼不住,观银河落九天,却终要回到商场与厨房,进地铁出人流,才发现生活本就是美的。人生何尝不是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