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晗情爱默

生命如歌

 
 
 

日志

 
 
关于我

最远的旅行,是从自己的身体到自己的心,我以旅行为我的修行,用以探求未知的自己,生命如歌。

网易考拉推荐

极限体验  

2011-08-18 16:07:49|  分类: 我在我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见到一个朋友的朋友,讲到他们一众人徒步进山,第4天露营后听到上游有大水声,迅速收帐回撤,过程中路边河水已泛混,待跑到山口时山洪已到,淹没了他们刚过的石桥。听得我骇然。回想到自己,亦有些历历在目地无法忘却的记忆,在此回放一下。

        

        生不如死的高原反应:2007年8月由青藏线自驾进藏,一路状态良好。但5000米后开始高反,头痛欲裂,好像局部偏头痛但又似乎由里及外的痛,时而想吐时而又想腹泻,干呕是无果的,但却让人生出要将内脏倾出的欲望,腹痛犹如那涨潮的浪,一阵紧过一阵,但终于千辛万苦找着厕所时痛感却又奇迹般消失,只剩下刺骨冷风中瑟瑟的发抖。尽管有吸氧,但收效甚微,在后排坐也不是躺也不是什么姿势都不能够。连“遗嘱”也留了:到拉萨后我飞机回,你们玩。然而生命就像是一个奇迹,到现在我也不能明白那和信念有没有关系,一过5231米唐古拉山口,所有症状全部消失,氧都不用吸!到拉萨后,同行都有不同程度的疲劳所致的高反,而我状态亢奋,在他们休养的时候独自去了北京路上著名的两家酒吧,这是后话。另记:尽管自上路起每日2次服用21金维他,喝红景天泡的水,但我依然在格尔木肿了扁桃体,吞咽逐日困难,我也在此间认真了这半生都不曾认真过的服药,1日3次,连服数日,却无效果。奇迹同样在回程时发生,一离开西藏进入格尔木地界,咽痛自然消失了哎。

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 
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
  
        忍无可忍的超长车程:2005年十一去人间仙境九寨沟。去程计划由甘肃天水向南经陇南成县入川,即可5小时左右到达九寨沟。谁料在成县境内闻入川路被大面积塌方堵死,然日程已定无法变更,不得已改道向东,由徽县经陕西留坝、汉中绕道入川。那年那时全国大面积降雨,仅路遇大货堵车车队就达3个,每队长达数10公里。庆幸我们开一小疙瘩,得以夹缝穿行。由于未知路线,在省道及县道间变道成为经常,少数无柏油路面经雨水浸润泥浆翻滚,凡自驾车全泥巴裹身面目皆非行进困难。令人恐怖的是在山间弯道路面湿滑,大雨磅礴视线受阻,却常有小土、石块自山顶跌落在车顶或车前,叫人心脏上移,久久不能落位。车上就车主夫妻和我及孩子,全程900公里全靠车主一人驾驶,从早7点一直到半夜2点入住江油,整整坐足19个小时,8 岁孩子早已哭到睡着,而我的腰也断了一样。那之后曾发誓短期内不再长途自驾的,然而自驾的美好,过程的享受怎能轻言放弃呢。那次的一路艰辛,今天想起来仍旧要不寒而栗,在这里致敬我的车主朋友:你在他乡还好吗?       另记:到九寨沟和黄龙后,一切的烦恼及身体不适全抛脑后了——置身于这美轮美奂的自然美景里,还有什么能够影响到我们的心情呢?       
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 
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 
 
       
       
         穿越时空的漫漫戈壁:2005年7月自驾新疆,路线是沿丝绸之路由兰州一路向西经玉门、嘉峪关,出瓜州入疆。虽然生长于西北,也不乏想像,然而第一次看到荒漠戈壁,依然被其旷远壮观以及它的寂寥沧桑所震撼!这绵延数百公里的干涸土地,如何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热情而奉献的人民?  道路笔直而宽阔,似乎可借用憨豆板砖放油门的方法驾驶(*^__^*) ,无人烟,无车辆,无牲畜,只有荒漠里骆驼草顽强的一篷篷疯长着,给人生命存在的印证。风电塔根根树立却成片集结,孤单并不寂寞,成为荒漠里的一道现代风景。 而我们的车,更象是一只在年代久远的老油布上蜗行的彩色瓢虫,缓缓移动,却久久爬不出这干涸的漫漫黄色。
    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 
 
 
        无与伦比的落日月色:2010年10月中旬,在额济纳胡杨惊艳之旅结束由蒙西经酒泉返程途中,夜色中看到卫星发射基地!深蓝色夜幕下,基地的剪影显得厚重而肃穆,似有若无的点点灯光从高大围墙内偷现出来,和偶尔隐现的岗哨合并渲染着她的神秘。放眼四望,茫茫戈壁平坦而宽阔,唯有这绵延数里的方城矗立其中,让人在惊叹之余更生出一种悲壮的激昂。        最美的是天地之间!夕阳燃烧着恒久的地平线,将那浓烈一点一点减退,由火红、橙黄、鹅黄渐至到昏黄,而天幕也随这落日映照,由深蓝过渡并悄悄覆盖了淡蓝,天地就被这无与伦比的壮美地平线一分为二,继而又迅速合一了。不知觉中,一轮弦月已经挂在脚下,脚下!我从未见过与地平线同齐的月亮,静如画、透如纸、弯如细镰,固定在天地交界线上。若非滚滚车轮下急速后退的道路,我甚至有了地球之外、星际之间的恍惚——自然如此之美!感谢生活,或者感谢命运,让我能够在这样的天时有幸亲历这人间奇景,我爱这戈壁。 
   
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  
 
         非凡高热的盆地温度:2005年7月自驾新疆,出发第3天中午到达吐鲁番。一下车,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天空蓝的让人神清气爽,然而空气却热得令人有窒息之感,没有热浪袭来,因为就在浪中。没有局部灼热感,全身全方位都是热的,没有具体更没有方位,好像一个无边际的大瓮,人被投在其中炙烤。防晒霜像被烘烤过度的奶油,液化在脸上,在相机里反射成光。地宫成为游客的天堂,在那里用一根接一根的冰棍安抚不堪酷热的身心。最吸引眼球的是景点中心的巨型温度计,我们看到时的显示温度为54℃!我好奇的望着眼前的火焰山,看她寸草不生的奇妙,竟生杞人忧猪之情绪:八戒啊,若非师兄那芭蕉一扇,你可咋挺得过去呢?然而美丽吐鲁番自有她的独特之处,待下午我们到了绿荫如盖的葡萄沟,吃着农家的葡萄宴,却是另一番清凉感受。 
 
                                                          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
 
 
        心存敬畏的天葬 依然是2007年8月的西藏自驾行。对神秘天葬的近距离了解是向往已久的,为此查阅了相关资料,访问了部分驴友日志,还动情的反复研读了一篇藏行小说中关于天葬的细节描述,可以说关于天葬,是做了相当功课的。车行在途中,总也能看到附近的山头有成群的秃鹫在盘旋,那一定就是刚举行过天葬的地方,然而不得其道而不能入,心里更多见证前的忐忑不安。其实以前的天葬是对外开放的,然而近年汉游客夹杂着文化差异的无际渲染使得藏同胞逐渐关闭了心门,天葬台也因此成为汉人的禁地,近观天葬也就成为汉人不可遇和不可求的事。依照计划,我们去了鼎鼎大名的直贡寺(门票上印为:直孔替寺),该寺依山而建,散乱却不失完整,大气而不失细腻。沿坡而上,竟渐被她静谧中所散发的肃穆气场所吞噬,虔诚由心底升腾起来。(摘:依据西藏古墓遗址推断,天葬可能起源于公元7世纪以后,有学者认为,这种丧葬形式是由直贡噶举所创立的。公元1179年直贡巴仁钦贝在墨竹工卡县直贡地方建造了直贡替寺,并在当时推行和完善了天葬制度。) 由于语言不通,与寺内喇嘛的交流较为困难,但最终还是获知了去往后山的道路,我们也因此见到了神秘天葬台!  
        在山顶下的一片开阔地上,由铁丝栅栏将天葬院围起,前竖立着一块由汉、藏、英等四种语言组成的告示牌,内有四个诵经台,我们去时有三人正在环台诵经。院内主建筑前有一个小池,内有少许水,旁有不大的一片鹅卵石铺就的应该叫做葬尸台的所在,再旁边是一个年久的大树墩,上插着一把类似于菜刀形状的刀。栅栏之外远处的经幡随风飘动着,仿佛来自天堂的召唤。        据说天葬仪式在清晨进行,先点桑烟引来秃鹫,喇嘛诵经完毕后,由专职天葬师将尸体分解,涂以酥油,然后等待神鸟将其啃食干净,肉尽后要将骨头敲碎糌糍粑再喂鹰鹫,最后把死者头骨码放在天葬台周围。在藏文化中,死后被吃的越干净越说明升天的彻底,同我们汉文化好人好升天的意义是相同的。然而由于时间的限制,我无法守候那份心灵洗礼的到来,不能不说是个遗憾。下山看到山脚下有外国人扎帐,想像不同地域不同文化之于同一个人内心的冲突和感受,我在为那些不接受藏文化的瞎解天葬的汉同胞感到羞愧的同时,也对这片土地孕育的这厚重的文化心生出无限的敬畏。
 
 
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 
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极限体验(一)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 
 
  评论这张
 
阅读(51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