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晗情爱默

生命如歌

 
 
 

日志

 
 
关于我

最远的旅行,是从自己的身体到自己的心,我以旅行为我的修行,用以探求未知的自己,生命如歌。

网易考拉推荐

深切悲伤  

2014-02-25 11:31:10|  分类: 我心我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切悲伤 - 阮贝特 - 晗情爱默

        原名:身边的死亡

我第一次经历身边人的死亡是十多或二十年前,她是我同班同学的妹妹,她哥曾是我哥的学生,而且她们的妈妈就在我们就读的小学任教,她们的家就安在学校里,巧的是她们的舅舅家竟然和我家是邻居,所以我时不时会见到她,包括工作以后。

那孩子死于一场车祸,在寒假里。当时他们乘坐的面包车翻了,恰巧她的头正伸出窗外…全车人包括她的父亲在内皆无大碍,唯独她… 很长一段时间内我无法想像她父母家人的悲伤,但又由于太过熟悉,我却不能停止想起她。包括现在但凡提及死亡话题,我都不由会想起她。她是我身边熟悉的人里第一个去了另一个世界的。

 

第二次我是参与了的。他是我当时最亲密朋友的父亲,死于心肌梗塞。我的朋友哭得死去活来,我在寒冷的冬天里第一时间跑去陪伴她。我随了很多的礼钱,好像是属于唯一的最高的,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怎样才能表达我对她父母的感激之情。是的,因为我与他们女儿的友谊,他们爱屋及乌对我百般关怀,让我竟曾有种父母之爱再生的感觉。

她的妈妈很坚强,大悲无声的那种。当所有忙完要出殡的时候,她在家里对着丈夫的遗像说“你走好”时,我的眼泪喷薄而出。到了殡仪馆,当每个人环视水晶棺做最后告别时,我的朋友扑了上去,却被一个亲近的大哥拦腰抱住了。朋友挣扎着嚎哭,我冲上去试图拉开他的手“让她再看一眼,就让她再看一眼!”泪水像雨帘一般遮挡了我的视线,我却清晰记得叔叔安静躺在那里的样子。然后火化,安葬仪式后全体回程。单位来的车上人全都恢复了常态,一些年轻人开始说笑,我坐在最后一排,想起曾经的种种,泪水再次决堤,整整哭了一路。

十年过去了,今天我写这些的时候依然泪如雨下。我是一个特殊环境长大的孩子,我无法忘怀他们给予我的许多,无论物质还是精神。所以多年来我尽力表达着我的感恩,而且我会将我对她母亲的爱回报永远。

 

第三次是我的母亲,她离开在我四十二周岁生日之前。其实之前的一年我是深切担忧的,担心她会离我们而去,但她后来竟渐渐的好转了,而且有父亲强有力的全面细微的照顾,使我一度乐观而忽视了这个问题。然而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我在回程的路上哭诉我的悲伤,我在治丧期间压抑的悲伤,我至今深沉的悲伤,我不知道我如何才能不联想,不回忆,不感伤。或许永远不能,我身上烙满了母亲的印迹:强烈的自尊,对生活的无止境的追求,和与己同步的对身边人的严格要求,还有浓浓的文艺气息伴随对理想的向往,全都无一遗漏的继承下来。我时不时会想起母亲带给我的一切在我生命中挥之不去的阴霾和那些回忆无多的温馨和快乐,我想念她最美好的状态,我人为的静止那些状态在我的记忆里,我一遍又一遍的回放那些情景,我知道她是想要我们幸福快乐的。

……

不说了罢,说出来并不轻松,反倒过程愈加痛楚。

妈,我常常想你,我后悔没能在最后时刻抱你入怀,从此我们将不再肌肤相亲,像我小时候摸着你闻着你的味道入睡那样。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